深圳或将全面主导深汕合作区


  • 时间:2017-09-08 16:21 编辑:吕奇 来源:网络 阅读:466
  • 扫一扫,手机访问
摘要:深汕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在即,知情人透露,调整初步方案已获广东省政府通过,合作区或由深圳全面主导,人事权划归深圳,但行政区划不变,仍由汕尾管辖2017年5月29日,航拍深汕合作区,图为汕尾海丰县鹅埠镇的深汕合作区管委会所在地。图/

深汕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在即,知情人透露,调整初步方案已获广东省政府通过,合作区或由深圳全面主导,人事权划归深圳,但行政区划不变,仍由汕尾管辖

  • 2017年5月29日,航拍深汕合作区,图为汕尾海丰县鹅埠镇的深汕合作区管委会所在地。图/视觉中国

 

  9月8日,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:深汕合作区体制机制调整初步方案,已获广东省政府通过。深汕合作区管理建设工作或由深圳全面主导,人事权也划归深圳,但行政区划保持不变,仍由汕尾市管辖。上述方案尚待广东省委批复。

  自5月中旬起,网络即流传消息称:深汕合作区即将升格为深圳市“深汕新区”。传闻一经流散,当地楼市即见异动。当时,数名汕尾市政府官员向财新记者透露:深汕合作区确已实施管控工作,5月18日起,区内户籍、人事及除小产权房外的房地产交易,均已冻结。

  合作区前世今生

  深汕合作区设立至今已有六年。2011年,广东省委省政府批复设立深汕合作区,合作期限30年,由深圳、汕尾两市共管共建。广东此举意在探索区域协同发展新模式。深汕合作区享有地级市一级管理权限,合作区党工委、管委会为广东省委、省政府派出机构。

  深汕合作区位于深圳往东100多公里的汕尾市境内,前身是2008年成立的深圳(汕尾)产业转移工业园。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力推“腾笼换鸟”战略,推促珠三角地区将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至粤东西北地区,承接地兴建若干产业转移园区。借此,发达城市既可为高端产业发展腾出空间,亦可对口帮扶落后城市。

  深汕两市共建合作区,可谓各取所需。深圳由昔日小渔村成长为现代化大都市,土地资源日渐紧缺,地价连年攀升,中低端制造业转场几成必然。汕尾旧时称作海陆丰,1988年建市,经济发展长期乏力,诸多经济指标曾在省内连年垫底,被戏称为“最落后的沿海城市”之一。

  汕尾发展经济的优势在于坐拥大片未开发土地。深汕合作区规划总面积463平方公里,大约相当于四分之一个深圳;可建设用地145平方公里,约为深圳新老两个市中心——福田与罗湖两区之和。

  纵观全国,各地打破行政区划界限、以“飞地经济”开展合作的案例并不罕见。中国与新加坡两国政府在江苏省合作共建的苏州工业园区,可视为“飞地经济”鼻祖。1992年,中国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,两年后,意在借鉴新加坡经验的苏州工业园区获国务院批准设立。如今,这个工业园区已成经济高地,2016年GDP达2150亿元,体量可匹敌个别中部四线城市。

  招商引资存难题

  据财新记者多方了解,深汕合作区2011年成立后,起初几年建设进展滞缓,尤其是征地工作,几近沉寂。两市分工不明确,基础设施建设、招商引资都无章可循。时至2014年4月,深圳、汕尾两市明确分工机制——深圳主导经济管理和建设事务,汕尾负责征地拆迁和社会事务,合作区发展才初见眉目。

  “2014年只是开了个小头,真正的大开发建设是在2016年。”熟悉深汕合作区开发进展的某深圳公司工程师说。

  应达利电子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应达利)董事长梁惠萍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:早在2015年5月,应达利耗资近620万元,在深汕合作区买下2万多平方米的地皮,计划用于建造生产基地,但当时并未立马动工开建,因为合作区入驻企业极少,基建配套也不齐全,公司员工若是入驻只能租住农民房,而且当地水质较差。

  “政府(基建进度)快,我们就快;政府慢,我们就慢。”梁惠萍说,近几年当地政府大兴土木,2016年基建逐步完善,2017年已是面貌一新。2017年2月,应达利生产基地项目正式开工。

  深汕合作区招商引资,打出“深圳总部+深汕基地”口号,提议企业将总部、研发部门等留在深圳,将生产制造基地放在深汕合作区。

  不少深圳企业看中的,是深汕合作区土地资源丰富,开发强度低,而且投资环境与深圳趋同。“都是深圳套路,没有吃拿卡要。”在深汕合作区有投资项目的某深圳国企总经理说。据深汕合作区官方介绍,合作区政府管理模式向深圳看齐,在产业扶持政策方面,总部位于深圳的企业到合作区投资,享受与深圳企业同等待遇。

  作为落后地区,深汕合作区的厂房、水电、劳动力等成本固然低廉,但道路、水电等基础设施仍在建设初期,企业会有观望心态。此外,当地人才不足,短板显而易见,外来人才是否愿意来此就业,也是政府和企业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上一篇:已是第一篇动态
下一篇:亚公顶森林公园即将投入使用